桑之未落

草食动物,冷cp体质,间歇性回爬老坑;
古龙迷妹,愿先生保佑,赐予我无尽的粮食
悬疑推理刑侦轻度沉迷
丨挖坑如山倒,填坑如抽丝丨

© 桑之未落
Powered by LOFTER

【簇邪簇】食髓知味(二)

前篇(一)

黎簇带来的那些大包小包里,有的一看包装就知道是什么,有的要拆开来才能知道。

吴邪也不心急,把东西都堆进里间,想起来的时候拆开一个看看,想不起来,就不拆,宁可站在门口看鸡啄米。

黎簇问他:“你什么时候变这么懒了?”

吴邪用刀挑开一个小包外缠着的胶带,里面是团纸包。“这几年刚变的,”他慢条斯理去展那团纸,“它们跟我过去寻找的答案不一样,就算我不拆,这些包裹也在这儿不会跑。我可以随时选我高兴的时候拆开,享受它们带给我的那一点惊喜。”

黎簇从这话里隐约咂摸出点说不透的沧桑味道。他凑上去,等看清楚中间包着的东西,脸色一变,脱口而出:“费洛蒙!”

吴邪瞟了黎簇一眼,黎簇忽然意识到自...

【簇邪簇】食髓知味(一)

(我终于找着lof密码了

(一)

如果人生的轨迹能绘成图卷,黎簇想自己的那张一定格外诡异。

并不是每个从复读班逃课出来的学生,都要在阴暗的巷子里被神经病刻花了背;也不是每个饱受家暴欺凌的孩子,都希望自己暴躁的亲爸有天真的彻底消失。

黎簇本来以为,自己会勉强考个专科,像妈那样跟黎一鸣痛快一刀两断,毕业找份不好也不坏的工作,跟苏万他们时不时出来碰头喝个酒,然后某天像电视剧里的悲伤男主角,依依不舍看暗恋多年的沈琼嫁给别人,流着泪彻底告别自己的青春时代。

——反正绝不是今天这副样子,顶着一张消瘦的脸,医生刚开的几盒药在手中塑料袋里刺啦作响,黎簇站在北京安定医院门口车水马龙的大街前,任由干燥料...

关于更新(如果有人想知道的话),最近在家休养出不了门,平时忙里偷闲摸鱼摸得起劲,真完全闲下来,反干什么都没激情,宛如死鱼……更新先暂停一下,十分抱歉,等好了再提笔复健_(:з」∠)_

【白夜追凶】三尺

目录

<二十四>

关宏峰的话音被隧道吞没了。

周巡顶不喜欢这种路况。车辆进出的时候,如果隧道里外光差控制得不好,甚至会让人有种突然失明般的感觉——交管的哥们曾给他科普过,说这叫黑洞效应。他每回都得打起十二分的专注,像个刚拿本的二把刀一样,抱着方向盘磨磨叽叽通过。

关宏峰本比周巡拿得早,可他看上去比周巡糟。

前支队长人坐在那儿,呼吸急促,对光线骤变显得无所适从。他似乎想伸手去拉车门,皮革手套在内饰上盲目摸索,发出轻微的窸窣声。

“没事吧?”周巡语气不急不躁。关宏宇说,他哥怕黑——以过去小二十年的认识为参考,这点实在不大方便想象。

他究竟看见什么了?

周巡瞳孔渐渐适应了...

【白夜追凶】三尺

目录

<二十三>

六角冰晶落在衣袖上,带着上面一层薄雪滑落下去,发出轻微的簌簌声。

周巡放开腰间的手铐,合金锻造的戒具在手指内侧留下一排红色压痕。“刚说完话就飞雪了,有大冤啊。”周巡随口道。

关宏峰从周巡掌心收回目光:“汪苗可靠吗?”

“看你从哪个角度来说了,道行不够,人品还行,”周巡说的是实话,这世上天赋异禀的毕竟还是少数,“我没跟他说太多,他也肯定不会在背地里搞鬼。”

墨镜搁在膝上,周巡拿近看了眼,微缩的透明枝杈在瞳仁间绽落。他也不知自个儿究竟还在磨蹭什么,每分每秒的拖延只不过是让内心更加煎熬。

镜片上化开几朵水渍,他扯起衣角擦了擦:“事是我私底下让小汪查的,你也...

【白夜追凶】三尺

目录

<二十二>

·和你坐着聊聊天;

·元宵节快乐!


周巡的手已经放到骰盅上。

看不见的赌注摆在他们两个之间,周巡坐庄,掷出了等待已久的这一把。现在骰子的转动终于将停下,他究竟是输了,还是赢了?

“周队,”小汪拼命在桥下喊,“要没事那送去做解剖了啊?”

周巡挥挥手:“帮着点!”

“哎!”

他仿佛一点都不在乎“关宏宇”会有什么反应。他看汪苗搭手把尸体装进袋子,一起抬去车上;他又看衢平公安局的法医钻进车里,很快驶离现场。别人都在忙忙碌碌,忙着采集、鉴识和走访,让周巡察觉到了作为一个旁观者的不合时宜。

“咱找个地方坐坐?站这风口上也不是...

【白夜追凶】三尺

目录

<二十一>

·二十章了老关和老周才见个面你们敢信?

·谢谢这段时间来大家的喜欢推荐评论,先给大家拜个年,祝大家狗年大吉,汪!


“早啊。”

关宏宇拎着早点摸进音素酒吧,瞧见刘音正在擦拭吧台,崔虎手里抄着个扫帚,艰难地在桌椅缝隙间挤进挤出。

刘音到门口看了几眼,拉下卷门:“你没被跟踪吧?”

“我看了,没有,”关宏宇把手里东西递给她,“豆浆油条包子,仨馅儿的,自己挑。”

崔虎喜笑颜开,扫帚一撇,赶紧去替她接过。他拎着袋子向桌子走了几步,才忽然想起来:“哎对宏、宏宇,你白天不去上、上班,不要紧吗?”

“我自己的物流公司,过去点个卯就从...

【白夜追凶】三尺

目录

<二十>

真相有时往往充满出人意料的烟火气息。

又或者说,像关宏峰这样执着到近乎纯粹苛刻的人,才是生活中的异类。

他究竟是不能原谅自己的枪口朝向了伍玲玲,还是为随波逐流去的坚持而自我否定?又或是他某刻忽然惊慌地意识到,病房里老程向他提出的那个条件,其实带来的并不全然是痛苦与挣扎,同时也是种解脱?

——他终于不必再一遍遍告诉别人,“是我害死了伍玲玲”。

关宏宇端起手中的杯子抿一口,水早已经凉透了,玻璃冰冷的触感顺着指尖爬上来。

“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,哥,”关宏宇问,“你有没有想过,有一天说不定会连自己也骗过去?”


“我带着周巡和伍玲玲两个人,在外围停下...

【白夜追凶】三尺

目录

·尝试收线解密500相关,脚踩西瓜皮滑行产物,请别较真_(:з」∠)_

<十九>

“我就琢磨啊,你说他是想保你呢,还是真的恨你?”

周巡中源商场亲自带人把关宏峰给围了的第二天,在音素酒吧的秘密据点里,关宏宇曾经这么问。

“要说他保你吧,从去年他开始,他就没少逮着咱哥俩整,你以前教给他的那些本事,全被他用来给你添堵了,可真是一点情面没讲;但要说他恨你,”关宏宇停下来回忆片刻,显得颇为感慨,“你是没听见当初审讯室里他对着我那一通絮叨,我的天。”

“关宏宇,”周巡从地上狼狈撑起身子,手背捂着被打中的下巴,“你是不神经病啊!”

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关宏峰靠在一...

【白夜追凶】三尺

目录

<十八>

·开始暴力破防

正文  ←又被屏蔽了,诱导力场

1/14